90后买房,可能会越来越难!!!

搜狐焦点十堰站 2019-11-08 08:54:41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90将可能成为房奴

时间已经进入2019年11月,这意味着第一批90后还有不到60天就要进入30岁了,时光飞逝,90后身上的负担变得更重了。

前不久知乎上一则问答(房价让现在的年轻人有多绝望?)的高赞评论十分犀利,让人触目惊心。

虽然回答者表示并不绝望,但这个回答免不了让读者感到失望。高房价只是90后遇到的一个典型困难,伴随老龄化不断加深,未来还有很多挑战在等着90后。

从人生的前二十多年看,90后的运气整体上非常好,他们的成长伴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一胎化的普及,90后不光在成长期的经济条件上远胜前辈,而且大都是独生子女,备受宠爱,享受了更多快乐的童年与青春,但如果从大趋势看,90后这代人很有可能是“先甜后苦”的。

过去五年我们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那就是90后的好运气似乎用完了,无论踩什么点都完全踩错:90后一进入职场,经济就正好开始下行;90后要成家买房的时候,房价正好刚刚翻完一倍。

第一批90后大学生毕业于2012年,有意思的是,中国经济从2012年开始不断放缓,实体经济出现困难,就业也变得不如过去容易,90后的职场竞争压力越来越大,996工作时间也在90后进入职场后蔓延,以至于现在成为一些行业约定俗成的常态。

▲中国经济同比增速 1999-2019

买房是中国人的头等大事,从买房的时间来看,90后踩的点也很不巧。

目前全国男女平均结婚年龄分别是28.2岁、26.1岁,取平均数即27岁出头,再以结婚年龄为买房的参考时间,那么第一批90后27岁买房时候正好就是热点城市房价的顶点。

参考人口趋势、房价租售比以及金融周期,这一批上车的90后不仅难以享受到过去买房那样的大幅资产增值,反而可能半生被房产所困,就像1990年前后进入社会的日本年轻人一样。

▲北京房价 2006-2017

在可预期的未来,我们会看到90后上有老下有小时,压力会是历代人当中最大的。

因为缺少同辈的协助,两个独生子女组成的家庭要应对四个老人和至少一个孩子(如果不是丁克的话)。

我们还会看到,90后退休的时候,中国40%的人口都是60岁以上老年人,届时养老金可能已经形同虚设,养老全得靠自己。

这是因为中国养老体系是“代际赡养”,即现在工作的人交的养老金给现在退休的人养老,这在过去年轻人多而老年人少的时候没任何压力。

但到90后退休时,劳动力人口可能还不如退休人口多,届时,如果90后不想延迟退休,除了靠自己的资产积累以外,谁也靠不住。

▲中国2019年和2050年(第一批90后开始退休时)的人口结构出现大变样

上述预测的准确度可以理解为接近100%,因为人口的确定性太强而滞后时间又太长。

即使现在鼓励生育并且效果非常好,那么现在出生的孩子也要二十多年后才能为社会贡献生产力和需求。

事实上,即将进入30岁的这一批90后也是中国最后的一波婴儿潮,1990年中国新生人口数量接近2400万人,到2018年时,这个数字下降至1500万。

▲中国历年出生人口数量  1950-2018

很有意思的是,90后和90后的父辈在人生际遇上的大趋势很可能是正好相反的。

90后父辈对应起来大概是60后至70初,这一代人(尤其是接受过教育的这一代人)用“先苦后甜”形容毫不为过。

他们工作有分配、住房有分配、就业后的市场刚刚开放,遍地是机会,靠自己的能力去实现阶层上升远比今天更容易,他们赚钱后买房成本还不到现在的十分之一,之后又享受了二十年房地产大牛市的时代红利……

更重要的是,他们还能以健康状态退休养老,收着房租跳着广场舞的大妈和正在996工作的90后,就是两代人在今天的真实写照。

60后的幸运,还可以从中国首富的年龄看出来,十五年前的中国首富(黄光裕)是60后,今天的中国首富(马云)依然是60后。

这个现象和日本再一次地高度相似,日本战后的一代人伴随经济起飞而致富。

反观1990年代至今,日本年轻人开始佛系,因为他们很清楚,不佛系也不会有什么区别。

日本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积累下大量财富的那一代人,直到现在都还是全日本最富裕的。

据统计,2013年时日本65-74岁人口的中位数财富比45-54岁人口的中位数财富多一倍多。

▲2013年日本各年龄段人口的中位数财富

中国的大厂造富时代已经过去,十五年前的BAT和今天的BAT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如今一部分年轻人的不要命,只是通往佛系前最后的挣扎。

从幸运的60-70后来看,如果一个90后上面有一对这样幸运的父母,那么这个90后的压力会小得多,甚至可以成为不用工作的食利阶层,但这样的90后毕竟是少数。

而最辛苦的90后是那些出身贫苦,没有经济基础的年轻人。

因为三十年前的年轻人面对的贫富差距和社会地位差距比今天要小得多,阶层流动性比今天又强得多。

今天一个无法拼爹没有财力的90后,他一生的奋斗终点可能还够不到大城市同龄土著奋斗的起点。

当然,也不用过于悲观,每代人有每代人的使命,有句话说得很对:“一个人的命运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另一方面,在忧患意识下,我们反而可以尽可能多做准备。

虽然90后未来的好运不会再像过去那样多,但如果真有实力,又何必依赖运气,逆风前行也能取得成功,这个世界最终还是属于年轻人的。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