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搞通信又苦又累又不赚钱 我最应该去搞房地产

搜狐焦点(十堰站) 2019-12-30 08:51:10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新京报讯(记者 陆一夫)12月27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创始人任正非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纪要,采访时间为11月5日。在此次采访中,任正非回顾了自己创立华为的过程,并表示自己“最应该的是去搞房地产”,称搞通信“又苦又累又不赚钱”。 任正非表示,在到深圳创业前,自己与通信行业没有任何关系,在东北部队期

(文章转自搜狐焦点北京站)

华为心声社区发布创始人任正非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纪要,采访时间为11月5日。在此次采访中,任正非回顾了自己创立华为的过程,并表示自己“最应该的是去搞房地产”,称搞通信“又苦又累又不赚钱”。

任正非表示,在到深圳创业前,自己与通信行业没有任何关系,在东北部队期间,他在东北负责辽阳化纤总厂自动控制系统工程建设,“自动控制是我在当炊事员和工人的时候开始自学的,到东北因为没人比我懂。”

他透露,1978年深圳出台文件,允许个人创办民营科技企业,为了凑够两万元注册资本,他找到另外五个人凑足两万一千元成立了华为公司,不过后来这五名股东要求退出,华为变成任正非自己的公司,他将股份向员工分配,形成目前华为员工持股的模式。

“当年如果不分股份给大家,我们可能就是一个小公司,干一干就散了,重新又去干一个行业。怎么知道我不会去搞房地产呢?我最应该的是去搞房地产,不应该搞通信,这么傻,又苦又累又不赚钱。”任正非说。

任正非:美国没有输给华为,只是在5G上押错宝

新京报讯(记者 陆一夫)12月27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创始人任正非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纪要,采访时间为11月5日。在此次采访中,任正非表示,美国政府和华为没有根源上的对抗,“我们公司一直是比较崇拜美国的,大量学习美国文化与管理。"

他认为,从华为创业开始,“不眠的硅谷”这种美国精神就铭刻在全体员工心里,公司上下一直努力在向美国学习。“过去二十多年,先后有几十个美国的咨询公司给我们提供了管理咨询。这些顾问公司都十分清楚我们的组织结构与流程,流淌的都是美式文化。”任正非称,十几年来华为的财务审计都是由毕马威完成,如果想了解华为的财务状况,只要在毕马威看十多年的底稿,就能知晓华为真实的财务状况。

他指出,美国在5G上有判断失误的问题,认为6G带宽更宽、意义更大,因此选择了毫米波的高频段,但6G覆盖距离短的理论与技术问题还有时间突破,美国没有想到5G技术在十年时间里就完成了。

“美国不能跃过5G去走6G,通信行业每一步都要走,跨越式地跳过这步以后,后面的路可能会有很大问题。”任正非表示,美国拥有最多的是资金,而华为最大问题是没钱,如果有美国公司愿意付费获得华为的5G技术许可,公司可以在5G和其他新技术上进行更大开发,不过他透露暂时未有美国公司前来洽谈5G许可一事。

华为只卖裸设备,不知道电信运营商如何运作

新京报讯(记者 陆一夫)12月27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创始人任正非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纪要,采访时间为11月5日。在此次采访中,任正非回应了华为帮助政府监控的指控,称《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不是事实。

《华尔街日报》在今年的一篇报道中称,华为在非洲有项目帮助几个非洲国家的政府监视政治对手,该项目是智慧城市项目的一部分。对此,任正非回应称华为已经向《华尔街日报》发律师函,指其应承担责任。

其后任正非补充称,华为卖给电信运营商是裸设备,网络是由电信运营商管理,华为并不管理设备,根本不知道电信运营商如何运作。“电信运营商做的是管道,疏通信息流,我们做的是管道外面的铁皮,铁皮能知道什么呢?”

他重申,网络掌握在运营商手里,而运营商受主权国家控制,华为只是一个卖“卡车”的公司,“车里装什么货物是司机说了算,汽车厂并不知道装什么货物。”

任正非强调,华为有内外合规的监管系统,有道德遵从委员会,员工要符合公司对商业行为的要求。“我们不允许违规的事情发生,如果谁有这样的事情,他会受到严处。”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